docx文档 父亲都是艺术家(初中阅读)

教育专区 > 高等教育 > 艺术 > 文档预览
5 页 31 下载 737 浏览 11 收藏 5.0分

摘要:父亲都是艺术家孙道荣作文本收上来了,他在昏暗的灯光下,一本本批改。这次的作文题目是《我的父亲》。他觉得,这些跟随打工的父母进城的孩子,事实上对于自己的父母了解并不多,而尤其让他担忧的是,有的孩子对自己农民工身份的父母,有一种自卑和轻视。他希望通过这篇作文,让孩子们对自己的父亲,有更多一点理解。一篇篇看下来,基本上都是写自己打工的父亲,怎么辛苦,如何劳累。这也难怪,民工子弟学校的家长,不是工地上的泥水匠,就是烈日下的清洁工;不是忙于餐馆的服务员,就是奔走在楼道的送水工……又翻开一本,作文的标题让他眼前一亮,《我的艺术家爸爸》。艺术家?这怎么可能!在这所条件极其简陋的民工子弟学校,哪可能有艺术家的子女。本能的感觉是,这个孩子是虚荣心作怪,在编故事。他好奇地读下去。孩子写道:我的父亲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工作室,这里堆满了大小、粗细、厚薄不一的木头和木板,空气里弥漫着木头的香味,地上到处都是卷曲的刨花,而刨花下面,是泥土般细碎的木屑,刨花就是这些木屑土上开出的花朵……难道孩子的父亲,真的是一个民间雕刻家?他止不住好奇,继续读下去。接下来,孩子笔锋一转:没错,我的爸爸是一个木匠, 但在我的眼里,他就是一个艺术家。看到这里,他忍不住“扑哧”一声笑了,果然只是一个普通的木匠。再读下去,他的笑容凝固了。孩子写道爸爸是建筑工地上的一名普通木工,那些大楼里的很多木活,都是爸爸做的,他靠自己勤劳的汗水,养活了我们一家。爸爸虽然只是一个木匠,但他心灵手巧,木头在他的手下,仿佛都有了生命。刚搬到出租屋时,我们家一无所有,很多东西都是爸爸亲手做出来的,比如我做作业的桌子,就是爸爸用工地

温馨提示:当前文档最多只能预览 7 页,若文档总页数超出了 7 页,请下载原文档以浏览全部内容。
本文档由 匿名用户2019-05-14 12:51:50上传分享
你可能在找
  • 父亲数钱李书霞⑴每个月父亲发饷的那天,家里就像过节一样,洋溢着欢乐的气氛。⑵父亲踏进家门时,晚饭都已经准备好了。 父亲坐下来,先不动筷子,而是伸手去怀里,掏出今天的工资,他将几张薄薄的钞票捏在手里,抖上两抖,把食指和拇指伸到嘴边,哈一哈气,开始一张张地数。 当时的钱,最大面额是十块,主要是五块、两块和一块的,还有角币和分币。工资虽少,但细细地数起来,仍然要花费两三分钟。父亲数毕,报出数目,递给母亲。母亲笑眯眯地接了,走进卧房,把钱锁进一个隐秘的柜子里。
    3.0 分 6 页 | 14.72 KB
  • 默读父亲①我是父亲最小的儿子。“爹疼满崽”这句话便成了父亲爱的天平向我倾斜时搪塞哥哥姐姐们的托词了。在我10岁那年头上吧,我生病躺在了县医院的病床上,我突发奇想让父亲给我买冰棍吃。 父亲拗不过我,便只好去了。那时候冬天吃冰棍的人极少,大街上已找不见卖冰棍的人。整个县城只有一家冰厂还卖冰棍,冰厂离医院足足有一华里地,父亲找不到单车,便步行着去。 一时半晌,父亲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跑回来,一进屋,便忙不迭解开衣襟,从怀里掏出一根融化了一大半的冰棍,塞给我。嘴里却喃喃说道:“怎么会 化了呢?见人家卖冰棍的都用棉被裹着呢!”
    3.0 分 8 页 | 15.50 KB
  • 父亲是一条鱼元宵前后和阳春三月,是父亲最忙碌最苦累也最欢快的日子。在这段时日里,母亲帮着父亲煮大锅大锅、鲜鲜嫩嫩的鲤鱼招待那些买鱼苗的客人。 此刻,只见父亲满脸的欢悦将往日的辛劳困倦镀得铮亮。待来家里求购的客人逐渐稀少后,父亲只好一个一个地方去赶鱼市,这些小镇集市,最近的也离我家有十余里,远则三四十里。 父亲鸡叫头遍就 起床放水干池,将鱼捉进鱼盆里,然后打着手电筒,顶着寒雾冷露去赶集。两只比米筛还要大的鱼盆将干瘦细小的父亲夹在中间,仿佛不是父亲挑着它们,而是他们拥着父亲在行进。
    3.0 分 8 页 | 15.33 KB
  • 夏天的傍晚,父亲有时会拿着长笛去巷口儿。邻居们都说:“来来,吹一段儿!”“吹一段儿?”父亲似问似答,将长笛横放嘴边。清脆悠扬的笛声从父亲的嘴边漫延开来,如哗啦啦的小河流水。 大人们摇头晃脑陶醉着,孩子们停止嬉闹,围在父亲身边,眼里充满了好奇与崇拜。她开始讨厌父亲吹长笛,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。那天晚上,她写完作业后,父亲又拿出长笛来吹。笛声刚响,她就大吼一声:“唉呀! 她看也没看父亲一眼,转身跑回自己屋里。她三年级时,父亲的工厂倒闭。两年后,左腿残疾有没技术的父亲被安排当了环卫工,负责她学校周边街区的卫生。
    3.0 分 3 页 | 16.47 KB
  • 父亲的草帽王道成草帽,顾名思义,草类编织而成的帽子。我见到的多是用麦秸秆编织的,这是废物利用,它节能、环保、透气、遮阳、轻便,是庄稼人抵挡骄阳的佳品。我家里就有这么一顶白中泛黄的草帽,那是父亲的遗物。 虽然多次搬家,它却被我保留了下来,看到了它,就像是看到父亲在我身边,从未走远。屈指算来,父亲离开我已经十年了。父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,一辈子以务农为生。我小学、初中放学、放假时,经常给牛割草。 刚开始时我不会割,割到中午时还没有把背笼装满。在毒辣的太阳下,我越发着急出汗,又饿又渴又晒。这时,远远地看见有人戴着一顶草帽向我走来,看走路的姿势就知道是我父亲,他干完繁重的农活接我来了。
    3.0 分 3 页 | 14.68 KB
  • 父亲的算盘陈青延①每次回乡下老家,看见老屋墙壁上悬挂的父亲遗像,我便想起了父亲用过的那把算盘。而我每次对父亲悠长悠长的思念,都是从他的那把算盘开始的。 父亲每算完一家农户的分配,用手提起算盘一甩,算盘的珠子就两队裂开,整齐分到了两边,回归到了原来的档位。父亲使用算盘,加减乘除算数,娴熟、快速、准确,算盘的作用,经他的手一拨弄,被发挥得淋漓尽致。 ③1975年下半年,大队管委会研究,抽调父亲去大队部代销店当营业员,那把算盘在他手中运用自如,四舍五入,精打细算,大小生意,从没有错过一笔帐。
    3.0 分 4 页 | 16.24 KB
  • 父亲的布鞋周海亮①一位朋友童年时,正赶上三年困难时期。他告诉我,他能活到现在全靠了父亲的一双布鞋。②朋友老家在鲁西南,一个平常都吃不饱饭的贫困山村,何况全国人民都挨饿的那三年? ③朋友的父亲在公社的粮库工作。有一阵子,粮库里有一堆玉米,是响应号召,留着备战用的。饥肠辘辘的父亲守着散发着清香的玉米,念着骨瘦如柴甚至奄奄一息的妻儿。 有几次他动了偷的心思,但朋友的父亲说,那是公家的东西,即使我饿死了,也不去拿。④可是他最终还是对那堆粮食下手了。确切说是下脚。
    3.0 分 7 页 | 14.62 KB
  • 拾馒头的父亲(1)十六岁那年,我考上了全县最好的高中。听人说,考上这所学校就等于一只脚迈进了大学。父亲欣喜不已,千叮咛万嘱咐,希望我将来能考上好大学。(2)恰巧这时我家在县城的一个亲戚搬到省外去住。 他们想让我父亲去帮忙照看一下房子,还给父亲建议说在县城养猪是条致富的路子,因为县城人多,消费水平也高,肯定比农村卖的价钱好。父亲欣然答应了,一来确实是个好法子,二来在县城可以顺便照顾一下我。 (3)等我在高中读了一学期后,父亲在县城也垒好了猪圈,买来了猪仔。我平时在学校住宿,星期六的时候,就去父亲那里过夜,帮父亲照料一下小猪,好让父亲腾出时间回家推饲料。
    3.0 分 6 页 | 16.07 KB
  • 父亲和那道坡宋向阳秋生的家在柳河村最北头的山根下,绕过一道胳膊肘子弯儿的土坡,才能过去。秋生开着新买的轿车回家,道窄,只好停在十米外的巷口。他怕车子被剐蹭,一个劲朝那边望。“你对车倒挺上心啊。” 父亲徐老套在饭桌上叨咕着,还用稀奇古怪的目光扫他。秋生低声地解释道:“我三年的工资都花在车上了,那道坡忒堵。”秋生两口子一走就是两个多月,隔三岔五往家打个电话。一次,隔壁的小东把一包羊肉送到了他家。 徐老套的脸上像结了霜,瞅都不瞅一眼。小东走后,媳妇问老套:“你绷着脸给谁看呢?不识抬举。”徐老套愤愤地说:“他徐秋生是在救济困难户吗?连个面都不照,好大的架子啊。”
    3.0 分 5 页 | 17.01 KB
  • 母亲的心①熬过六岁那年漫长的严冬,我终于从一场大病中清醒了过来。 ③久病初愈的我没胃口,家人总会变着法子哄我吃饭。那一天,我告诉母亲,很想吃螃蟹,却让家人犯了难:在物质条件极差的偏远山村,怎么可能买得到螃蟹呢!④好在爱子心切的母亲自有她的法子,她很快拎着竹篓出去了。 可是,在溪水还寒冽的春天,螃蟹躲在岩洞里是翻不到的。⑤母亲不死心,沿着溪流一路上行,在一块块或大或小的石头下面翻找着。春天的溪水冰凉彻骨,却冻不住她心里涌动的希望。
    3.0 分 3 页 | 14.82 KB
小学题库
本站APP下载(扫一扫)
活动:每周日APP免费下载全站文档
本站APP下载